首页
在美国 上大学竟是个奢侈品

  中国留学生的第一留学目的地是美国,因为美国聚集了世界上数量最多,质量最高的大学。逐渐的最近几年,中国家庭把目光锁定在美国高中,尤其是私立顶尖高中,因为这些学校是通向美国著名大学的成功大道。

  我们经常把精英教育、小班教学、创新思维与美国联系在一起,这些的确是美国的一部分,但仅仅是一部分。真实的美国是两级分化的,或者说等级分化的。

  我曾经居住十几年的曼哈顿,聚集了一群美国最顶尖的中学,这些学生和家庭考虑的不是简单的上名校,而是讨论常春藤盟校里的哪一所;这些顶尖私校可以直接从哥伦比亚大学挖走他们的招生办主任,担任自己学校的升学办公室主任,也可以挖走哈佛大学某学院的院长,担任k-12校长。这是美国的顶层。

  于此相比,你又会发现,美国存在另外一个大群体,根本没想过上大学,不仅仅是没钱,更糟糕的是生活在美国,出于种种原因,他们觉得大学遥不可及。

  今天分享的文章原文来自美国NPR, 文章探讨美国的黑人学生群体,折射出美国的另一面,也代表了另外一种声音,林老师故此做了翻译和编辑,与读者共享。

  以下部分是翻译这里必须澄清的是文章里的黑裔并非代表全美所有黑人,这里仅以这篇文章为探讨对象。

  两年前当Trayvon McKoy从马里兰州搬到了华盛顿D.C。,他从来没有玩过鼓。 当他进入当地巴卢高中之后,他说他的(课外活动)选择也非常有限。言外之意,他接触到音乐是因为别无选择。

  他回忆说,“我真的不想加入任何乐队,但是我的父母强迫我, 因为他们就曾经是这所高中的学生,也是巴卢高中的乐队成员。但是现在看来,被迫加入乐队是我所经历过的最棒的事情之一”。

  如今音乐是Trayvon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今年秋季,他将前往位于佛罗里达州的白求恩库克曼大学,专攻音乐制作。

  对有些读者而言,也许Trayvon的故事听起来并不独特,但他和他2017届所有的毕业生将载入巴罗高中的校史,因为他们这一群学生是学校有史以来100%被大学录取的一届,每个人都显的趾高气昂。

  巴卢(Ballou) 地处美国首府D.C。的东南角。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评估该所学校质量,这所学校在各个方面都是垫底的,挣扎于边缘,其背后的罪魁祸首就是贫困。上大学对于这些学生而言就好像一场延续了4年的梦,终于在4年后的某一天,当大家都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之后,梦想变成了现实。

  该学校的校长Yetunde Reeves 先生由衷感叹:“社会的共同认知是住在城市里的黑人学生群体通常在高中毕业后不会读大学,因此很多黑人学生本人也自然认为大学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

  2016年巴卢高中的毕业率只有57%,而更加悲惨的是只有3%的学生达到了全市英文测试标准,很遗憾全市统一的数学测试通过率为0。

  可喜的是今年该校的进步显而易见,尤其是高达190位毕业生都收到了大学录取,但是我们不能忽视还有一部分学生中途退学,缺席于毕业典礼。

  今年的进步,让所有人看到了希望,从学生到老师。Trayvon与他的同学都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都表示要全力以赴,改变身边的文化,要为他人和社区做些贡献。

  那么读者是否好奇一个贫穷潦倒的学校,如何做到草根逆袭,实现突破,把梦想变成现实?

  一切开始于2017届学生的誓言,那时他们正处于高二,在为自己的毕业年做规划。

  当然,学生的努力是一部分,华盛顿DC的公立校学区给予的巨大支持功不可没,因为学区长年累月地跟踪每一位学生的成长,并且为很多学生提供一对一的辅导,包括大学升学指导。

  有人出人,有钱出钱,后者的重要性不能忽视。助学金、奖学金、捐款等等帮助学生到全国各地进行访校,了解不同类型的大学。与此同时,学校通过动员集会、T恤衫和免费食物来持续激励学生,直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开始录取像雪花一样从天而降,Trayvon和他身边的很多朋友才终于苏醒了。

  当然成功的背后肯定是有巨大的付出。在过去的一年里,在攀爬这条艰难的上坡之路过程中,超过四分之一的教职员工在学年结束前离职,这通常不是一个好兆头。在将近200名毕业生中,有26名学生正在努力完成高中学业,希望能在8月份毕业(正常毕业时间为6月份)。

  即使正常毕业的学生,即使大学有着落了,校长先生不得不承认另外一个残酷现实:这些学生到了大学之后,将会有很多不能按时从大学毕业,有不少将会需要超过6年才能完成大学学历。--这也是美国大学的现实:不容易进,更不容易出。

  在毕业的那一天,我们见到了Trayvon同学登上了毕业典礼的舞台,取得了毕业证书,心里也非常清楚自己的下一步将去何方。至于其他事情,他相信自己会慢慢准备好。